IMF公布世界經濟展望最新預測(下)

四、全球前景面臨的風險 
 
全球前景面臨的主要風險來自於貿易談判的結果和今後幾個月金融條件的走向。如果各國能在不進一步增加扭曲性貿易壁壘的情況下化解分歧,市場情緒得以改善,那麼信心的增強和金融狀況減輕會相互強化,使成長率提升到基線預測以上。然而,如去年10月《世界經濟展望》所述,風險的平衡依然傾向於下行。 
 
(一)貿易緊張局勢
 
去(2018)年11月30日簽署的美國-墨西哥-加拿大自由貿易協定(US-Mexico-Canada free trade agreement, USMCA),取代北美自由貿易協定(NAFTA),12月1日中美雙方宣佈在加徵關稅議題上進行90天的“休戰”期,中國大陸宣佈對美國汽車進口減徵關稅,這些是朝著緩解美中雙方貿易摩擦邁出的值得歡迎的步伐。但最終結果仍不確定,中美貿易爭端的談判過程可能困難重重,USMCA協定也要經過這三國進行內部批准。因此,政策不確定性以及其他方面的貿易矛盾仍對全球貿易、投資和產出造成威脅。如果不能化解分歧,進而導致關稅壁壘增加,那麼進口中間產品和資本財的成本將上升,消費者購買最終產品的價格也將上漲。除了這些直接影響外,貿易政策不確定性增加、貿易緊張局勢升級以及對報復性措施的擔憂將削弱商業投資、破壞供應鏈並減緩生產力成長。由此對企業盈利前景造成的不利影響可能會打擊金融市場情緒,進一步抑制經濟的成長。 
 
(二)金融市場情緒
 
貿易緊張局勢升級,再加上對義大利財政政策的關注、對新興市場的擔心,以及去年年底時美國政府“停擺”帶來的憂慮等皆是導致2018年下半年股票價格下跌的原因。在債務負擔居高不下的環境下,關鍵性的系統經濟一系列的催化事件可能引起投資者情緒更為廣泛的惡化以及資產突然大幅度重新定價。如果其中任何事件變為現實,引發投資者普遍性為了規避風險,大量拋售風險資產、購入美元和美國國債等安全資產的避險行為,那麼全球成長很可能低於基線預測以下。 
 
˙義大利的利率差距已從去年10月至11月的高峰值降下來,但依然很高。收益率持續停留在高點帶給義大利銀行進一步壓力,對經濟活動產生不利影響,並導致債務動態惡化。其他可能引起更廣泛風險規避情緒的歐洲特定因素包括,一個具破壞性的「無協議」脫歐,並產生負面跨境溢出效應的可能性增加,以及對歐元的懷疑態度增強進而影響歐洲議會的選舉結果。
 
˙金融穩定系統性風險的第二個來源是,中國大陸經濟減緩幅度比預期更大,對貿易夥伴和全球大宗商品價格造成不利影響。中國大陸2018年經濟減緩的主要原因是為控制影子銀行活動和預算外地方政府投資而縮緊了金融監管,另外也是因為與美國的貿易爭端擴大,年底時加劇了經濟減緩。預計2019年經成長將進一步減速。當局採取的應對措施包括,限制金融監管緊縮幅度,透過下調銀行準備金的規定注入流動性,以及透過恢復公共投資實施財政刺激措施。然而,經濟活動可能達不到預期,特別是如果貿易緊張未能得到緩解。如2015-2016年情況所示,對中國大陸的經濟健康狀況的擔憂可能引發金融和大宗商品市場急劇而普遍的拋售行為,給交易夥伴、大宗商品出口國和其他新興市場帶來壓力。 
 
除了貿易緊張局勢可能升級、金融市場情緒可能出現更廣泛的轉變外,加劇全球投資和成長下行風險的其他因素包括,各國政府新政策議程的不確定性,美國聯邦政府長時間“停擺”,以及中東和東亞的地緣政治緊張局勢。作用較為緩慢的風險包括,氣候變化的廣泛影響,以及目前對現有機構和政黨的信任度下降。 
 
五、政策重點 
 
隨著成長動力回落,全球經濟在成長力道上面臨的風險偏向下行,許多國家的政策空間有限,因此,多邊和國內政策迫切需要側重在防止成長進一步減緩和提高經濟韌性。共同的優先任務是提高中期成長前景,同時加強經濟包容性。 
 
多邊合作
 
近期為建構有利發展的基礎,政策制定者應開展合作,解決對以規則為基礎的貿易體系不滿的根源、降低貿易成本,並在不提高關稅和非關稅壁壘的情況下化解分歧。如果不能有效採取行動,正在減緩的全球經濟將將進一步遭到破壞。除貿易外,就一系列問題上促進緊密合作,有助於擴大全球經濟一體化的成果,其中包括:金融監管改革;國際徵稅和儘量減少跨境逃稅管道;減少貪腐;以及加強全球金融安全網,降低各國通過自我的防衛機制對抗外部衝擊的需求。全球社會面臨的首要挑戰是緩解並適應氣候變遷,其目的在降低高溫、降水和乾旱等極端氣候可能帶來的毀滅性人道主義和對經濟的影響。在面臨新的更大風險、不斷發展且日益複雜的世界經濟中,國際貨幣基金組織的充足資源將繼續在全球資本市場發揮重要的穩定作用。 
 
國內政策
 
已開發國家、新興市場和低收入國家的政策重點與2018年10月《世界經濟展望》所述內容相比基本保持不變。 
 
˙在已開發國家,高於趨勢的成長率將下降到較低的潛在水準(在一些國家,這種情況將比先前預期更早發生)。所有國家都應將重點聚焦在提高生產率、加強勞動力參與,特別是提高女性參與度,在某些情況下還包括提高年輕人的參與度,並保證充分的社會保險,包括針對那些容易受到結構性轉型影響的群體。貨幣政策應確保通膨預期繼續得到有效支持,同時,財政政策應在必要時建立緩衝,以應對經濟衰退時補充有限的政策空間。 
 
過去幾個月,新興市場和開發中國家遭受艱困的外部環境考驗,包括貿易緊張局勢、美元利率上升、美元升值、資本外流和油價波動不定。一些國家為了解決高私債負擔及資產負債表上貨幣和期限錯配等問題,需要加強宏觀審慎框架。匯率的靈活性有助於緩衝外部衝擊,從而對上述政策起到補充作用。在通膨預期得到良好支持的國家,貨幣政策可在必要時為國內經濟活動提供支持。財政政策應確保債務比率在更為困難的外部金融環境下仍可持續。提高補貼目標,實現經常性支出的合理化,這些措施有助於維護必要的資本開支,以提高潛在成長,並增加社會支出,從而增強包容性。對於低收入發展中國家,在這些領域採取的協同行動還有助於實現生產結構的多元化(對依賴大宗商品的經濟體而言是當務之急),並有助於向實現聯合國永續發展目標取得進展(UN Sustainable Development Goals)。
 
【資料來源: 國際貨幣基金(IMF)】
 
財團法人中華民國紡織業拓展會
聯絡電話:(02)2341-7251分機 2356 傳真號碼:(02)2357-0596
地 址:台北市愛國東路22號 電子信箱: monitor@textiles.org.tw